首页 此刻,全球极夜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五章不义与不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在表达感谢的同时,叶匡放下手里的西瓜刀。
  甩了甩一手的黑色汁液,最后没办法,在裤子上擦了擦自己的右手,因为那触手上涌出的粘液,甩都甩不掉怪让人恶心的。
  叶匡大大咧咧的把自己还有些乌黑的右手伸了出去。
  这汉子也没嫌弃,直接握了上来。
  “我叫……嗯??”
  不等来者报上大名,光着膀子的叶匡露出了自己超乎常人的肌肉。虽然长时间未进行系统的锻炼,但是还是保持着很低的体脂率。
  二人的小臂都开始微微隆起,男人之间似乎总是喜欢比比肌肉和力量的。
  毫无瓜葛的两个人才刚见面,在第一次握手的时候居然就开始角力?
  “两奇葩!”
  表示很无语张居妍随即开口打断了这一切。
  “好不容易遇到活人,大家还是坐下慢慢聊吧。”
  不知道为什么了,现在对于张居妍这个女人认真的时候,叶匡有点言听计从,无法抗拒的感觉。
  包括樊马也一样,很听话的松开了手。
  随后四个人找到了一个还算宽阔的客厅坐下。
  原来那个虎背熊腰一箭射中两只青蛙怪的男人叫做樊马,和陈洁是刚刚结婚的新人,然而没想到的是在婚礼现场无数人变异。
  毁掉了他们美好的一切,所有亲朋都在那天死去,只剩这樊马和陈洁。
  两个人在黑夜中找到了虔城西南处的应急避难场所,本是出来寻找物资的。
  但是突然返回的时候广场恰好被无数哥布林袭击,贸然赶回去也不安全。就在如今对面房中的楼顶上休息,之后在枪炮声结束时又恰好遇到了叶匡和张居妍二人从远处游过来。
  “一切就是这样子了。”
  说完陈洁喝了一口从客厅中找到的可乐。
  之后,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聊着,樊马则是在一边噼里啪啦的拆着木质家具,叶匡在生火。
  赤脚的他恨不得马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烤干,小有洁癖的他又不肯穿在这找到的别人的衣服。
  一度遭到了樊马的几个白眼。
  樊马认为大男人就不该拘泥这种东西,这个“小白人”太讲究了,肌肉不错却像个娘们。
  ……
  虔城市体育场,室内球场
  早在炮声刚刚响起的时候,沈军威就已经带着仅存的十个士兵,划着唯二的完好气垫船朝着虔城市西南高地广场而去。
  沈军威知道,这个时候那边说不定就是最大的幸存者基地。
  那绝对不允许失守,否则有无数人民就危险了。
  必须赶去支援!
  其实对于沈军威来说更重要的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快没有食物和弹药了。
  最近都是最低量供应,一时间反抗声四起。
  加上现在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无线电失灵了。
  连军用对讲机都无法互相联络,收音机内也都是杂音。
  一切行动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指挥和联络,于是沈军威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带着自己的士兵倾巢而出。
  在给留守的强哥留下了一半的武器弹药之后,划着气垫船又在附近转了一圈确定体育场安全之后才赶去支援。
  说是支援其实是想看一下那边究竟如何,方好把自己这边的人全部接过去。
  自己在体育场养着的这帮伸手党已经让沈军威失望透顶。
  好不容易“带大”,再从军队带出来的儿子一般的的铁血一排,每天扛着枪为了他们的吃喝拉撒焦头烂额,短短几天时间全部战死。
  现在身边的士兵还是招募被打散的士兵,被养着的这帮人却有点不领情!
  尤其是一个叫做肥哥的男人。
  这个肥哥谢顶,一直穿着大西装褐色皮鞋,举手投足都跟个大佬一样,经常对着旁边的人吆五喝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